移动版

线路停摆宜昌交运承压 道路客运集体犯难

发布时间:2020-02-18 09:07    来源媒体:中国经济网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陈家洛 发自广州

新冠肺炎疫情下,湖北省乃至全国各地都实行了不同程度的交通管制。城市被按下暂停键,这让许多从事道路客运服务的公司犯了难。

身处疫情中心,宜昌交运(002627)(002627.SZ)对此的感受更为强烈。受疫情影响,宜昌交运自1月底起便陆续暂停了大部分客运业务。

2月14日,时代周报记者致电宜昌交运董秘办,相关的工作人员则表示,除了一直都在运行的支持宜昌医护人员通勤以及运送来宜昌支援的外省医护人员之外,其他的客运业务仍未复工。

宜昌交运并非孤例。随着疫情管控措施的升级,整个道路客运乃至交运行业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

道路客运承担着疏通城市“大动脉”和“毛细血管”的重任,随着返工潮的到来,交通运输部的数据显示,截至2月12日,江苏、浙江、安徽、福建、山东、湖南、广东、重庆、四川9个省份已有序恢复省际道路客运,17个省份有序恢复省内道路客运; 河北、辽宁、吉林、安徽、江苏、福建、山东、河南、湖南、广西、云南、甘肃、宁夏等省份的26个地级市、27个县级市恢复地面公交运营。

上述宜昌交运相关工作人员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还没确定公司对应哪些优惠政策和措施,“但我们相信国家政策,复工之后在业绩和经营方面都会努力,尽量弥补一季度遭受的损失”。

短期的强烈冲击,长期来看未必不是利好。

2月14日,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指出,疫情期间对交运服务的提升可能在之后得以持续,从而优化整个交运行业。

复工缓慢

宜昌交运的主营业务涵盖客运、旅游综合、汽车销售与售后和现代物流服务。据2019年半年报显示,公司旅客运输占其营业收入的15.99%。

2月4日,宜昌交运公告显示,自1月24日起,该公司所属客运班线、旅游景区和旅游产品均暂停运营;自1月28日起,三峡机场巴士专线暂停运行,只保障机场工作人员通勤需要;巡游出租汽车和网约车仅限城区内营运,严禁出城。

“第一季度的业绩肯定是有影响的,但疫情还未结束,具体损失不好说。”上述宜昌交运相关工作人员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近乎停摆的不止宜昌交运一家。2月14日,海汽集团(603069.SH)相关工作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目前仍未复工,“影响很大”。

根据海汽集团2月6日披露的公告显示,因受疫情影响,公司主要经营场所(客运站)、班线客运、租包车及旅游客运等业务,按照海南省交通主管部门的要求先后暂停运营。

海汽集团主要从事汽车客运、汽车客运站经营相关业务,2016-2019年上半年,汽车客运、客运站经营产生的营收占海汽集团总营收的比例均在95%左右。其中,2019年上半年,公司汽车客运贡献营业收入4.28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80.97%;客运站经营产生营业收入0.65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12.4%,两项业务占海汽集团主营业务收入比例达93.37%。

2月6日,客、货运输占营业收入超过五成的德新交运(603032.SH)在公告中披露,公司客运站售票发车业务和旅客、货物运输等业务于1月25日暂停,短期内对公司主营业务造成一定影响。

2月14日,广州公交集团某分公司相关工作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今年春节期间,公交车的客流比往年少了七八成,公司对公交发班间隔做了调整。

“乘客乘坐的里程、在运输工具内的时间长短和疫情对于这个企业的影响成正比关系。”2月14日,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所所长董登新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道,目前,飞机运输的时间一般是两个小时左右;高铁乘坐的时间为3-5个小时;短途汽车一般是2-5小时,而公交和地铁相对的乘坐时间就比较短。运输的路途越长,乘客待在相对密闭的空间内时间就越长,被感染的风险就更高,所以受到疫情的影响就更大。

管制趋严,叠加复工缓慢,业绩焦虑的背后,客运公司的现金流进一步承压。

2019年三季报显示,截至2019年三季度,海汽集团、宜昌交运和德新交运的货币资金分别为3.84亿元、8.37亿元、6161.5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25亿元、1892万元和5250万元。

客流或反弹

不同于有可能造成基础设施损坏等自然灾害,此次疫情影响的主要是人,疫情期间流动性减少对交运行业造成最直接的影响,但实际上部分出行是刚需。

在2月15日国新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交通运输部副部长刘小明表示,今年返岗等刚性客流峰值会减少并拉长,将溢出春运期。

返工潮如期而至,江苏、山东、湖南、福建等多个省份正有序恢复部分道路客运班线。董登新认为,随着之后逐步复工,客流会有所恢复,对于中长距离的客运来说,某种程度上,这相当于春运延期。

上述宜昌交运相关工作人员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公司客运业务主要是城际公交,覆盖周边县市,年前很多人都已返乡,之后返工需要出行,这部分存量客源比较稳定,相信复工之后客流会出现一定程度的反弹。

多名业内人士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均表示,此次疫情对交运行业的影响是短期的,并且具有阶段性特点,随着疫情缓和乃至结束,客运量会逐步恢复。

针对客运企业复工,叶青建议,和大多数行业一样,可以考虑协调薪酬、合理安排工作时间、合理轮休。“要渡过这个难关,公司和员工都要受点损失。”

2月14日,交通银行首席研究员唐建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所有受疫情冲击的行业一季度业绩肯定不好,但放到两三年的期限来看,一个季度的业绩波动不足以影响整体行业。

疫情对于企业带来巨大的影响,国家以及各个省市纷纷出台暖企措施。其中,2月6日,财政部税务局发布《关于支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有关税收政策的公告》,指出受疫情影响较大的困难行业企业2020年度发生的亏损,最长结转年限由5年延长至8年。困难行业企业,包括交通运输、餐饮、住宿、旅游(指旅行社及相关服务、游览景区管理两类)四大类。

受影响的不仅是业绩数据。在道路客运企业的运营模式和交运行业格局方面,疫情也催生了新的可能性。

“比如现在在交通工具上配备的测温设备;比如目前部分网约车装上了前后排防护隔离膜;比如有企业提出研究类似‘汽车N95口罩’的车载空调滤芯;甚至乘客的素质上升,以及交运行业整体的抗风险能力增强,都是利于优化整个行业的。”叶青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2月14日,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产业分析师汪伟对时代周报记者提出,长期来看,疫情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居民的生活理念和生活方式,在出行需求和方式上出现微转变,比如远程协作、线上办公的模式可能降低商务出行量;居家模式下的快速崛起的线上新零售、快递上门、虚拟现实体验等可能影响居民多方面的出行需求。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